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天沐弟兄

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日志

 
 

转摘:余杰:我只想做个普通人(2002年4月23)《江南时报》  

2014-04-12 15:0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杰:我只想做个普通人

  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了曾经以针砭时弊而闻名于中国各大专院校及文化领域的北大青年学者、作家——余杰的两本新书,书信体爱情小说《香草山》和散文集《压伤的芦苇》,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4月10日的晚上,余杰来到了南京参加了由先锋书店组织的签名售书活动和在南京各大专院校为期三天的报告会活动。
  他的第一场报告会是10日晚上7:00在南京河海大学科技馆举行的。
  当天晚上从5时左右开始,河海科技馆内馆外围满了人。
  7时余杰到了,报告会开始。
  余杰看上去是个平和而普通的人,正如在报告会开始时,他说:“我不是什么‘怪才’,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在做一些想做也力所能及的事情。”
  近两个小时的报告会,他谈了自己和自己的作品,以及几年来他的思想轨迹和目前的状态,在会上,他重点谈了自己对“知识分子”及其意义、使命的理解和希望。他说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关注世界的命运,关怀每一个个体的生命状态,既能有强而有力的思维能力,即承传统中的精华又能舍其糟粕,又要有深切的道德感和价值感同时尊重生命也要求自由的这样一群人。
  一个以“批判”和“尖锐”被人们关注的青年作家却是十分平和而安详的言说着自己充满爱与温柔的心灵。似乎真如此,在他的自传体长篇爱情小说《香草山》里,他揭示了自己“由恨到爱”,由“尖锐”到“宽容”的心灵历史和转变过程,而他在回答热情的大学生们的问题时,也承认了这一切来自于他的婚姻,他的家庭生活,他接受了爱的洗礼。

  问:你怎样看待媒体对你的关注?
  余:这是很正常的,对于一个多元的社会,对于一个人,对于他的作品,应该有各种各样的看法,这是作为一个标志,假如所有人都来赞扬我,或者所有人都不提出批评,这才是一个不正常的情况,但是对于一些问题的误解,包括一些辱骂,我觉得这不在我关注的范围之内,我只是在认真的做我的事情,别人怎么看我并不是重要的,所以像那一场讨论,背后的题目也是这样子的,媒体更关注新闻性,关注这个事件的戏剧性,所以很多媒体报道之后就会变成文人之间的文人相轻,而把它背后的问题掩盖起来了,大部分的媒体没有报道到问题,惟一做的比较好的就是《南方周末》,它当年做了两个比较,就是将赞成和反对的态度相互比较的专栏,正反各方的各种意见在一起,各种各样的文章,包括普通老百姓的,包括著名的作家的,它是做的比较好的,大部分的媒体,都是庸俗的话题,都扮演看客、热闹的角色,没有真正的关注问题。
  问:你是否能简单介绍一下几年前与现代文学馆的纠纷。对此事你如何看?
  余:实际上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本来我2000年毕业,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谈好了,他们也非常希望我去,但是到了七月份我去报道的时候,突然就不让我去了,后来这个事情我就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我不认为这是我的思想怎么样怎么样,而是觉得这是一个普通公民应该享有的工作权利,是所有法律意义的契约,合同已经签订,既然现在包括朱钅容基总理都在谈依法治国,我觉得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也有工作的权利,他们不遵守契约的约定,所以我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包括向海外的呼吁,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应该捍卫自己的权利、尊严,当然最后因在中国现在的这种状况下,不可能得到很好的处理。
  但是这个事情我回过头来看,却觉得非常欣慰,因为我现在对自己的这种状况非常满意,如果我当时去了的话,尽管那里有很好的研究条件,可以管理很多书籍,有很多作家的手稿,对我自己专业的研究有很好的帮助,但是另一方面,它会对我的作品造成很大的伤害,因为在它的体制之内,作为一个单位里面的研究人员,譬如我要想写一篇很尖锐的批评社会现实的文章,上面就会通过文化馆向我施加压力,这个时候我的心态就会受到影响,所以现在这种状况我觉得非常好,我也会做一些电视片、广告片等等策划来获得过小康生活的条件。
  问:听说你很反感做一个畅销书作家,那么面对‘商业炒作’,你是怎样的心态呢?
  余:我觉得像炒作这个词,我对它的看法与大多数人不一样,这个词在今天被赋予贬义的色彩,但是我觉得它是一个中性的词,炒作畅销这个行为,有好有坏,关键是看它炒作的中心是什么,假如它炒作的是一本很差的书,那么他的炒作是坏的,如果炒作的是一本很好的书,那么他便是好的,所以我不排斥去做一些譬如接受记者访谈去谈我自己的作品,但是作为一个作家,当然希望这个书可以最大限度的有读者能看到,基于中国这样的情况,我的书显然不可能非常非常的畅销,达到像金庸的武侠小说那样的程度。但是我会向在校的大学生推荐,引起他们的关注,如果有一个人真正的理解我的书,比所有的书都卖完了更让我高兴。
  问:听说你在拍摄一些电视片,能否介绍一下有关方面的情况,你会做哪些类型的?
  余:我做电视只做风光片,有两类是绝对不做,一是新闻类的东西,做新闻的这种状态会不得不作出很多假话来,而这个与我自己的理念是相悖的。还有就是电视剧,今天这类电视剧的导演制片演员的水准非常低。所以这两件事情我不做,我选择做风光片,一些自然风光,人文风光,这样我的才情相对而言可以比较自由的发挥,他也可以提供一些去拍摄去考虑的机会,我觉得仅仅作为一个职业,只占用我很少的一部分经历,这样,很好。
  丹羽

《江南时报》 (2002年04月23日第十七版)

 

 

最近有报道说北京青年作家余杰受洗归入主耶稣基督了,这事也得到了《时代论坛》的李锦洪社长和罗民威编辑主任的证实。

感谢主!求主在中国兴起更多的文人、作家、知识分子来信靠主耶稣基督,荣耀归主名。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